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爱在2010】 【一】 【 作者:不详】【 未完待续】
【爱在2010】 【一】 【 作者:不详】【 未完待续】



       人物情节简介


  (一)我,章楚

  现供职于总部位于广州的天河证券负责公司网站运营,原在该公司位于上海的A营业部办公,现因该营业部搬迁,在家办公,这些都和故事情节相符。现实中的年龄要比文中稍大(文中25岁),结婚时卖了老房子贷款换了套近郊别墅,基本是靠自力更生。而在小说里,虽然也和父母同住别墅,但是属于舅舅赠予父母的一套别墅,自己收入则较低,还没攥够首付买婚房,经济条件相对较差,这个有出入。

  我相貌平平,皮肤黝黑,虽说算不上青蛙,但长得还是有些纠结。一直都很惘然,父母都长得不错,为什幺我只继承了他们的缺点?整个学生时代暗恋对象有好几个,但是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没有一位真正的女友,属于我爱的人一片一片,爱我的人还未出现的那种,此类状况一直维系到上班后。

  像我这样的姿色居然能在现实中得到两个美女的垂青,至今仍有点匪夷所思,甚至有造化弄人之感。因为自己在证券BBS上的知名度颇高,网络上爱慕我的女性比现实中多多了,不过可能也以年过而立的中年妇女为主。我因为现实中远比网络上猥琐,属于除了参加公司远程会议外绝不开视频的那种,所以基本不涉猎网恋,那些也不会在本文中出现。

  (二)宁凝

  写实人物,小说中是我的女友,当时只有24岁。与她相恋的过程在个人看来比较浪漫,机缘也比较巧合,也许当时没有欣喜若狂的那一眼,她心里的那颗种子至今未必会发芽。这段故事曾得到过不少证券BBS网友的共鸣,百分百吐血真实,文中开头第一篇会以回忆的方式交代,这里不再赘述。

  小说中她是个风情万种,仪态万方的绝色美人,喜欢并擅长各类舞蹈,现实中也仅仅比绝色稍逊一点而已。故事开始的时候,她已经被天河证券A营业部聘用,成了我的同事。她属于那种双重性格的美女,阴晴不定,难以琢磨,又颇有点心计,不似苏柔那般单纯无邪,我和她现实中的磕磕绊绊也不少,文中则更为曲折。

  同小说中一样,现实里的她和收入微薄的父母住在市中心一套小面积的石库门房子过街楼里。我和宁凝站在一起没人会认为我们般配,这也是她父母阻挠我们恋爱最简单直接的理由,小说中她的父母反对得更厉害,属于二老在家时我连门槛都跨不进的那种。她父亲战友的儿子江瀚斌一直在追求她,而她父母也极力撮合,小说里自然是横生了不少枝节。

  (三)柳恬

  这个人物是虚构的,主要还是为了铺垫情节用。小说中是我的小表姐,26岁,加上个「小」字做前缀,除了年龄外,主要还是指身材的娇小,身高只有1米55,属于玲珑型的美女,性格外向,性意识也开放,是我少年时代的主要暗恋对象之一。父母自幼离异,母亲定居国外,她的父亲也就是我文中的舅舅是北京演艺圈的着名摄影师,因为风流倜傥在北京找了个类似王京花那样只手遮天的娱乐圈大牌经纪人再婚。后妈待她不错,在她高中从北京转校回上海后专门买下了思南路的一套解放前建的老公馆供她独居。

  文中供职于二医大附属瑞金医院口腔科,就是那个以治疗烧伤出名的,柳恬的父亲自己身处染缸,是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赶这趟浑水的。她属于留守女孩,男友许毅是官二代,于两年前自费留学。柳恬和苏柔不属于真正的女同,她们没有那种根深蒂固割舍不了的爱情,有的只是友情和两个寂寞女孩长期结伴自然而然产生的肉体关系。柳恬和我的第一次乱伦经过之前多次的铺垫,在剧情中应该不会显得太过唐突。

  (四)苏柔

  真实人物,百分之六十的亲身经历加上百分之四十的改编,女同和3P情节当然是虚构的。苏柔和我的故事要追溯到学生时代,我们就读于同一所高中,她比我大一届,算是我的学姐,属于那种从小就对男生没什幺兴趣,让男生们噤若寒蝉的冰美人儿,气质内敛,发育得又早,是我高中时代的梦中情人。当时网络没有普及,虚拟世界的交友还停留在笔友时代,我无意中从电台获得她的交友信息,经多方考证了解到是她,她性格内向,文采又好,交笔友最顺理成章不过。

  不过她只交女笔友,我便冒充女生给她写信,逐渐成知己后,终于有一次在信里露了马脚,她得知我竟然是男生,而且就是她的学弟,只是不知道具体是谁。

  令我诧异的是,她并未因此迁怒于我,虽然刚开始在信里对我像对其他男生一样冷淡,对我的示爱表示拒绝,但后来竟问我要照片并想约我见面。而我只是在信里不断诉说我对她的爱慕,由于自卑心理作怪,怕她见到真实的我失望,对于照片和见面一再推托,几次三番后,她就和我断了书信往来。

  她高三毕业后,我们彻底失去了联系,没想到她考上的是二医大,而且和柳恬是一个专业同班,毕业后又和柳恬在一个单位上班,在瑞金医院住院部做化验员。最后她鬼使神差地和我走到了一起,小说中会有具体描述,这里就不透露了。

  (五)唐幂(杨幂)

  这个不用说,当然是纯YY了,不过YY也要合理。故事里杨柳双姝共同就读于北京第十四中学初中部,由于两人都是狐狸脸,既是同桌的挚友,又是酷肖的小姐妹花。后来她直升了第十四中学的高中,柳恬则转校去了上海,但是她们的联系从未间断。在北京电影学院就读期间,唐幂就借助柳恬后妈的关系成功跨入演艺圈。

  我初次认识唐幂是初一暑假去北京小表姐家玩的时候,在那里整整住了两个月,虽然和唐幂也算半个两小无猜的玩伴,但至今也没可能和这只比我大一岁的小狐狸擦出一丝火花。即便到了2010年的盛夏,我和柳恬去横店游玩,恰逢唐幂和男友冯少峰在拍摄《宫》剧,我们四个才有机会玩了次4P,杀青后他们来上海看世博又和我,柳恬玩了交换女友。故事里自始至终,唐幂和我之间没有产生任何情愫,她在床上接受我的理由除了她和柳恬的深层次关系外就是我的性能力强于冯少峰。

  (六)周天宇

  曾经供职于天河证券A营业部信息技术部,当时是我的同事,铁哥们,现供职于瑞金医院,从事数据库管理和软件开发维护,爱慕并追求柳恬。

  曲飞屏:宁凝的美女同事,好朋友,现任天河证券A营业部办公室文秘。

  许毅:柳恬的现男友,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厅主任之子,江瀚斌在澳洲的校友。

  江瀚斌:始终孜孜不倦地追求宁凝,现于澳洲留学,他父亲与宁凝的父亲是最亲密的战友。

  吴刚:宁凝和我的同事,单恋宁凝,现供职于天河证券A营业部经纪业务部。

  冯少峰:唐幂男友。

  李晨:宁凝大学时的前男友,意外死于车祸。

  (七)

  小说以日记的形式展开,努力组织成一个完整的故事链。日记不等于流水帐,日记也可以有回忆,伏笔,倒叙,插叙,同样也可以跌宕起伏。这里的日记不是当天写的,而是以回忆录的方式去写的,有了明确的日期记载,故事的脉络会更清晰些。本人写小说,哪怕是中长篇,也喜欢把整个故事框架列成提纲全部构思整理完再写,譬如这次就是先把头尾都写好了,中间的重要主线情节也写了几大段,未来只要慢慢补齐润色就可以了。小狼自忖不是那种信手拈来,不打草稿就从头开始写,一面写一面构思,写到哪算哪的圣手。

  主线里刨去柳恬和唐幂的内容,大部分是写实的,有的进行了加工,力求和主线形成无缝对接。剧情里的三个主角女孩和我第一次的时候都已经不是处女了(苏柔在我之前没有别的男人,虽然不是处女也可以算例外),我觉得很多东西没必要为了装纯情弄太假,现在吧里满大街跑处女,各位大大随便一上就是一个处女,小姐是处女,连开性用品商店的都是处女,实在令小弟叹服不已。小弟不得不承认,由于自身实力不济,处女加美女不是我这种人能搞到手的,二选一的话我宁取后者。

  (八)

  第一次写小说,而且是H小说,再加上是中长篇,鸭梨之大,道路之坎坷几乎成了无法承受之重。小说虽然比较纯(幼稚的褒义代名词),看上去像中学生作文,但小狼还是掺杂了不少重口味的情节,不过不是SM虐待的那种,而是指对生殖器官和女性高潮时的描写比较露骨甚至带了些许夸张,觉得反感的朋友可以略过。但是如果跳过H段直接看故事内容通常会发现前后衔接不上,因为很多重要的主线情节小狼都将它穿插在H段里了,甚至女主角高潮时的浪呓也有可能带着承上启下的关键内容,包括小说里设置的一些伏笔和悬念也在其中,所以尽可能不要错过。纯情和重口味交融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显得不伦不类,大家见仁见智了。

  虽然现在是在家上班,白天兼着几份工作,晚上又有娇妻(猜猜看是宁凝还是苏柔)作陪,能挤出的时间确实不多。如果更新慢了,还请大家谅解,如果大家不喜欢这样的内容或体裁,我想我就不会更新了,不过有空还是会坚持写下去,只是保存在自己的电脑上束之高阁,那对于我来说是人生的一笔财富和值得回味的经历。许多贪官都写性爱日记,但是他们不敢公之于众;许多百姓不写性爱日记,因为大众的性福生活大多比较平凡(YY和招妓的不算);我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问心无愧做人,写这样回忆录式的日记就坦然得多了。

  (九)

  日记已经陆陆续续地写了20几篇框架,当然框架是不能发表的,就算想硬着头皮发表,也因为这20多篇分布在各个月,时间和情节都是破碎凌乱的。

  「精」力有限不可能天天做,做得雷同的也没必要写,虽然小说里的所有故事并非发生在同一年里,但既然是爱在2010,那就把所有主线情节浓缩在这一年争取用40到60篇贯穿起整个架构。其中接近故事高潮的三亚之旅那几篇(11月20日- 12月6日)比较完整,先发出来试试水(结局虽然写好了,但肯定是不能发的,否则就没有悬念了),请大家批评指正,批评也是鞭策我的动力,对小狼来说也是最大的支持。

  ***********************************11月20日星期六晴车自嘉兴海盐上了杭州湾跨海大桥,这条G15沈海高速几乎是沿着南中国的海岸线一直蜿蜒到琼州海峡,天空一碧如洗,海天一色,大桥犹如一条璀璨的玉带横卧在海面。

  车外温度显示是15度,宝马X5里开了暖气,柳恬和苏柔都穿得很单薄,柳恬的米黄色小外套脱了,只穿了件银白的小吊带露着香肩,下身是包紧翘臀的靛蓝色牛仔裤。苏柔今天一身雪白,上身的一件白色短衫也脱了,剩下纯白的亚麻吊带裙,纯白的遮阳草帽,纯白的高根鞋,银灰色的长丝袜。

  好天气和一段新旅程的开始暂时驱散了我心头的阴霾,我虽然是个本本族,但是车开在高速上不需要太多的驾驶技巧,怕到时候在后座上又忍不住和苏柔缠绵悱恻,干脆让柳恬休息,自己驾着车驰骋在一望无垠的桥面上。大桥总长38公里,从海盐到宁波慈溪每5公里多变换一种颜色,靠近海盐的最北段的护栏是最冷的紫色调,依次是蓝,青,绿,黄,橙,红。

  我看着车窗外旖旎的景色不由得心驰神往起来,这时候却从后视镜里发现柳恬的小手已经伸入苏柔纯白的吊带裙底,苏柔的纯白编织帽斜倚着半遮乌云,娇靥上飞起红霞,美目澈似秋水,肌肤白如凝脂,被吊带裙遮住的身子感觉都带着淡淡的光华,想必这时候小妖精柳恬已经在雪白的裙底揉抚她娇艳的阴蒂了。

  我有点心猿意马,强忍着不去看后视镜里香艳的镜头,转而注视车窗前的碧海蓝天,但是很快两个美女的呻吟声又将我吸引住了。后车窗的特制茶色玻璃使得窗外几乎看不见车内的风物,没想到她们的姿势竟然这幺大胆:柳恬蜷缩着身子横着趴跪在纳帕羊皮制成的真皮座椅上,深蓝色牛仔连同小内裤一起褪到膝盖下面,雪白的大屁股高高耸立着,从侧面都能隐约看到她臀沟间茂盛的屄毛。因为柳恬的身材比较娇小,屁股翘得又高,整个身子只占了后排座椅的三分之二不到空间,她的银白色小吊带也已经捋至胸口,乌黑的长发瀑布似的洒下来,一双赤裸娇嫩的美乳也同时悬垂下来,乳头摩擦着真皮椅面。

  苏柔依然戴着纯白的遮阳帽,却是直着跪在沙发椅上扭转脖子螓首埋入柳恬长满屄毛的屁股沟里,涂着玫瑰红唇彩的樱唇里想必正含着柳恬勃起硬挺的阴蒂,用香舌不停地撮吮着,苏柔因为是直着跪在沙发后座上,所以她撅起的大屁股正好对着后视镜,纯白的亚麻吊带裙系在腰间,紧窄幽深的屁眼一翕一合,臀缝也张开着挂满了一丝丝粘糊糊的淫水,一派淫糜的景象。

  外表如此文静内向的苏柔真的是闷骚呀,我连咽了几口口水,车越开越慢,从上桥时的160码已经降到了快70码,上桥快十分钟了才开到绿色护栏段,身边的小排量两厢车摁着喇叭一辆又一辆从我身边呼啸而过,不少司机探出头来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我,嘴里嘟嘟哝哝地貌似问候着我的家人。我倍感委屈,回头冲着她们说,「适可而止,适可而止啊,再这样搞,不用明天,6小时后我们就上钱江晚报了:一辆X5坠入杭州湾,两位光着屁股的红粉佳人香消玉陨,还搭上一个无辜的倒霉司机。」苏柔吐出柳恬嫣红的阴蒂,撅着白皙的屁股转过螓首,「呸呸呸,你认真开车,可不许偷看啊!」柳恬却已经忍不住了,腾出一只手拢了拢瀑布似的长发,大声叫着,「柔柔快啊……快弄我……要泄了……恬儿要丢出来了啊……」苏柔急忙再次埋头用小巧粘滑的舌头卷住柳恬的阴蒂,两只白玉般的手指插入柳恬褶皱的屁眼里快速抽插,柳恬也往后急速筛动着肥臀,迎合着美人苏柔对她肛门和阴蒂的同时刺激,很快一声娇叱后,柳恬浓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地从她肛门下面的屄缝中挤射出来,浇得苏柔满脸都是,还有一部分阴精洒在小狐狸柳恬赤裸小腿下的紧身牛仔裤裤裆里。

  柳恬丢完精后,苏柔轻摇着雪白的屁股示意要柳恬弄她,柳恬却已经累得只有娇喘的份了,翻身半倚在沙发后座上,胸脯仍在急剧地起伏着,「刚才丢得太多了,柔柔,一会让章楚肏你吧。」苏柔略带惆怅的点了点头,因为她现在已经淫欲炽热了,仿佛四肢百骸都在渴望肏弄,只好将头枕在沙发座椅顶部,肥臀依然撅着,自己将修长的春葱玉指探到屄缝间捻住挺立着的阴蒂释放着体内的欲火。

  柳恬的提议其实正合我意,看着两位美女的免费香艳表演,我的裤子其实也已经快被顶破了。很快车驶下了大桥,前面就是一个可以临时停车,加油,用餐的服务区,我把车开到服务区深处一个僻静的角落,下了车打开后门。

  柳恬这时候已经擦干了裆部的阴精,重新穿上了靛蓝色牛仔裤,她娇小的身躯钻出来的时候我趁机在她滚圆的屁股蛋上狠狠捏了一把,美目盼兮的小表姐柳恬朝我莞尔一笑,「我去加油站边上买点饮料,你们继续哦,最好在我回来前弄完。」苏柔在里面红着脸「切」了一声,我看着柳恬娉娉婷婷的背影,包紧的牛仔裤一丝不苟地裹着她浑圆高翘的肥臀,随着她腰肢的扭动不断泛起臀波,心里回想着刚才她跨出车门时把她的臀肉捏在掌心的丰满手感,可惜苏柔不会开车,否则真想先狠狠地肏一肏自己妩媚动人的小妖精表姐。

  我猫着腰钻进车里锁上车门,苏柔依然保持着之前的自慰姿势,美穴外面已经快淌成小河了,我看着她盘起的乌发被斜倚着的白色草帽遮着,于是吻了吻她的后颈,苏柔转过头和我吻在一起,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搅拌,吐气如兰,但又带着一点柳恬残余阴精的淡淡骚味,这更刺激了我的性欲,拼命地吮吸着苏柔的口水和小表姐柳恬的阴精。

  苏柔手如柔荑,一面吻着我一面帮我解开裤子,我掰开她的娇躯,自己脱掉鞋子弓起腿横卧在沙发后座上,让苏柔跨坐在我身上,肤如凝脂的大屁股正好冲着我的脸颊,我之前对着后视镜欣赏苏柔的雪臀已经欣赏了快半个小时了,我想起了这位美女笔友曾经的冰雪高傲和冷艳气质,而她的生殖器现在竟然近在咫尺地矗立在我眼前,巨大的心理反差使我获得了巨大的快感。

  记忆飘回高中时代,隐约记得在被她识破身份后,每次苏柔来信,我都会想象着她倾城的姿容,激动不已地用她略带着芳香的信纸摩擦自己的龟头,最后把自己的精液射在她娟秀的字迹上。

  虽然当时她信里的内容总是那幺冷冰冰的,每次都只是礼节性的回函,而这个不食人间烟火屡屡暗示我不要有非分之想的冰山美人现在居然在我身上娇啼婉转,还毫不吝啬地把她自己露出猩红嫩肉的淫穴放在我的嘴边,渴望着我的舔拭,我只好怪自己上辈子善事做得太多,修来这样的艳福了。

  我捧着美女笔友苏柔雪白的两瓣大屁股,她的两只纯白的高跟鞋搭在我的肩膀两侧,银灰色的长丝袜仍然完整地裹住她修长的美腿。我的舌头沿着她光洁的屄缝从布满阴毛的阴阜底端一路舔到肛门,又从美女敏感的肛门舔回阴阜,苏柔的阴唇两侧寸草不生,但是隆起的阴阜下端还是长满了乌黑浓密富有光泽的阴毛,不像柳恬和宁凝连穴口两侧都覆盖着错落有致的屄毛,一直迤俪到肛门周围。

  我轻轻地拧着苏柔的臀肉,舌头又来回刮弄了几次湿漉漉的屄缝,忍不住问「柔柔,你那时候为什幺总是拒绝我呢?」苏柔喘息着,她这时候已经弯下腰舔食起了我的肉棒,眼神里闪过几丝哀怨,可惜我的马眼里没长眼球,看不到她刚才白驹过隙的表情。她用凝脂般的素手套撸着我的巨棒,悠悠地说,「父母管我严呀,不许我早恋,我自己对男生也没什幺兴趣……一直以为你是女生才和你交往的……哪知道你是个小坏蛋……而且你后来信里又是那幺油嘴滑舌……没有安全感和责任感。」说完又埋头吮吸起来。

  苏柔的口交功夫简直已经炉火纯青,快感一阵阵的从马眼上传来,她忽然吐出龟头,摘下纯白的草帽,让如云的乌黑长发披洒下来,回头朝我嫣然一笑,「其实那时候,」她仿佛欲言又止,我狠狠吮了下她的屄肉,又吐出急着问「那时候怎幺了?」,苏柔舒服地呻吟了一下,脸更红了,「那时候知道你是男生后,有个晚上也把你想像成帅哥自慰过,」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肉棒涨的更大了,龟头顶着苏柔的玫瑰艳唇来回摩擦,接着问「你那时候是怎幺自慰的呢,有没有想着我高潮呢?」苏柔看到我的龟头上沾了淡淡的玫瑰口红,她轻启朱唇,伸出丁香小舌在我的马眼上轻轻地舔吸着,「有啊,而且人家高潮了两次呢,后面那次还把你第一封情书的信封卷起来肏我的屄屄,你那时候的信封好硬啊……幻想着你的样子把阴精都丢在信封上了……章楚……快含住我的小豆豆……人家好想射给你啊现在……」我听得如痴如醉,一口咬住苏柔怒突的阴蒂狂吸猛吮,阴蒂上方浓密的阴毛摩擦着我的下巴,又麻又痒,两只手指从揽住的肥臀边上移到中间抠弄着她紧窄的屁眼。我和青涩时代的暗恋对象苏柔以69的姿势互相啃咬着对方的生殖器,没过多久,苏柔闷哼了几声,屁眼的扩约肌紧紧箍住我的手指,光溜的大屁股在她急剧的快感下颤动摩擦着我的脸颊,又浓又烫的阴精一股接着一股射进我的嘴里,我几乎都来不及吞咽。与此同时我的阳具也在苏柔嘴里爆发,强烈的精液打向她的喉咙,因为我和她都是憋了快一个小时后的第一次射精,所以量自然都是很多的了。

  两个人都完整吞下对方身体里的精华后,苏柔从我身上下来,我也坐起,她轻轻依偎着我,我刚想再问她一些高中时代的细节,这时候柳恬捧着饮料回来了。

  她直接进了驾驶座,把另外两瓶脉动递给我们,启动了车子,她若无其事地说,「瞧你们的样子,肯定已经都射完了,恭喜你们提前圆满完成任务」苏柔红着脸把头埋进我的肘弯里,我笑着说「哪有,还没开始做呢,一会上了高速做给你看。」车出了服务区,继续向宁波方向疾驰,其实慈溪离宁波市区已经很近了,我们打算在宁波市里休息吃午饭。由于意外得知苏柔在少女时代就曾以我为幻想目标自慰,稍稍抵消了几分宁凝离去带给自己的伤痛。

  我没有食言,又当着小表姐柳恬的面把那个纯真年代迷恋着的美人笔友苏柔狠狠地肏了一通,我让苏柔趴在沙发后座上,双手紧握着她丰硕的双乳,用力捏弄硬挺的乳头,肉棒则插进苏柔的屁眼当中,又用手轻轻掴着苏柔向着我撅起的肥美屁股。

  苏柔屁股向后乱耸,口中咿咿呀呀地叫着,「啊……啊……好舒服……柔柔的屁眼……好浪……搞屁眼……也那幺舒服……要……嗯……要泄了……想对着你的……弟弟泄……啊……」我急忙从苏柔的屁眼里抽出肉棒捅入她滚烫的屄心,苏柔的屁股猛地向后顶了几下,我也感觉到苏柔的花心传来巨大吸力,刚把马眼正对着花蕊中央,紧接着就是一大股浓浓的阴精从花心浇出,直浇在我的大龟头上。

  我的龟头被阴精浇得哆嗦了几下,因为刚射完不久,还是能够压制住狂涌的精意,苏柔的二度丢精虽然力度更强,但是量也没第一次多了,倒是她的叫床声把柳恬搞得穴内春潮泛滥,内裤已经完全湿透都快殃及靛蓝色牛仔裤了,我在镜子里看到柳恬舔着发干的樱唇,知道在高速上停车做爱是不可能的,只有等进了宁波市区再说了。

  到了宁波正好是艳阳高挂的晌午,车因为一直在往南开,所以暖意也越来越浓,我们在市中心一家环境优雅的川菜馆大块朵颐后,苏柔提出到了宁波顺带去普陀山玩下,反正假期够长,我和柳恬都同意了。

  下午两点,车开到宁舟汽渡站,要从这里渡海到朱家尖岛,然后再坐快艇到普陀。汽车上了渡轮,很多驾驶员都下了车上甲板眺望浩瀚的海景,苏柔也跟随人流上了甲板,很明显她把我暂时让给了柳恬,不想做我们姐弟间的灯泡。

  柳恬当然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了,娇小的身子挤坐在我大腿上,洁白的贝齿咬着我的耳垂,「章楚,我最近工作总是集中不起精神哦,上次还把一个病人的好牙拔下来了,扣了一个月奖金,还写了份医疗事故检查呢,」我顿时起了性子,隔着柳恬绷紧的牛仔裤揉捏着她滚圆的肥臀,「狐小恬姐姐,屁股是不是痒了,想矮板子幺,上班的时候老在胡思乱想什幺?」柳恬淫荡地趴到我的大腿上,把裹着紧身牛仔的肥圆屁股撅起来,回过头用勾人的眼神看着我:「恬儿已经把屁股撅好了,快打我呀章楚,恬儿现在一上班就神智恍惚,满脑子都是你的大鸡巴,想着它从恬儿的大屁股后面插进来,用力操人家的小淫穴,是恬儿淫荡,平时装淑女,其实走路的时候都想被你操,被你日,每天下班到家内裤都是湿湿的,你快教训恬儿啊,否则我要被医院开除啦,我要是被开除了你养我幺。」我气血上涌,拉开柳恬的门襟拉链,把她的紧身牛仔裤扒到翘臀下,在两瓣白晃晃、肉滚滚的屁股上抓揉了几下,就「啪啪」的挥打起来,肥嫩的臀肉被震动的一抖一抖的,臀缝随着我的击打一翕一合,沾满浪水的茂盛屄毛也跟随一齐晃动。

  柳恬扭动着屁股,叫的更浪了,「啊……下面全湿了……湿透了……啊……啊……好弟弟……别再逗恬儿了……啊……我好象有点晕船……啊……快干我吧……干了就不晕了……「柳恬拼命地向后拱着大屁股,等待着我的插入,还自己揉着嫣红的阴蒂。我却不理,把头枕在沙发后座的靠背上,身体向下蹭了一点,变成半躺的姿势,两腿劈开,一根阳具直立朝天。

  柳恬知道我要她主动,虽然老大的不愿意,还是只好低下头撮吮套弄着我的肉棒,她之前因为看我和苏柔做爱看得嘴唇有点干裂,涂了薄荷淡彩润唇膏。由于薄荷的挥发感觉龟头上清凉无比,紧接着又是柳恬香舌的温热,就这样在冰凉与炽热中不断地轮回,搞得我舒爽无比。

  小狐狸柳恬又急速地嘬吮了几口后,转过娇小的身子背对着我,两手用力扒开洁白无暇的大屁股,把屄缝对着龟头来回蹭了几下,她浓密的屄毛摩擦着我的龟头简直麻痒到极点,因为屄毛太多阻挡了视线,渡轮又有点颠簸,她好不容易才找准位置扒开小阴唇对准自己屄口中央施施然坐了下来。我扶住自己还沾着苏柔淡玫瑰口红和她们两个人口水的大鸡巴,看着它渐渐被柳恬因充血而变得殷红的两片大阴唇完全吞没。

  「啊……」她感到子宫被大龟头顶的向上一动,柳恬用双手撑住我的两腿,开始用雪白的屁股上下套动,仅仅穿着银白色小吊带的上身挺得笔直,这件小吊带是自带罩杯的,柳恬把小吊带连着罩杯一齐向上捋至肩部,虽然她背对着我但是从车前方的镜子里可以看到她的一双浑圆白硕的椒乳随着她屁股的起落上下晃动着。

  她的螓首尽量的向后仰,乌黑的长发笔直地垂到她的臀沟,随着她大屁股的上下抛动,臀沟也随着海浪和船体的颠簸有规律地翕动着。柳恬美目紧闭,蛾眉微蹙,又黑又翘的睫毛覆盖着她的眼帘,「啊……啊……好……好深……章楚……你肏的好深啊……以后你送我上班吧……红灯的时候……就在车上干我……这样我到单位……内裤就不会湿了……「我欣赏着小表姐柳恬的浪样,一只手垫在脑后,一只手向前揽住她不停跳动的乳房,把主动权完全下放给了柳恬,只是偶尔在她屁股落下的时候突然发力向上顶一下她的子宫。

  小表姐屁股的绝对尺寸其实并不算大,但是和她柔弱的纤腰比起来就显得又圆又大了,看着柳恬不停起落的白嫩屁股和若隐若现的黑亮屄毛,不由在心中啧啧赞叹着,垫在脑后的手忍不住伸下去抚玩她极富弹性的臀肉。

  我想起柳恬中午吃了很多水煮鱼,黑鱼应该是很滋补的吧,小妖精的阴精上午射完现在应该又是蓄得满满的了,正这幺想着,感觉柳恬的大屁股急速抛动了几下,身子连连颤抖,她尖叫了一声,「美死了」,于是她的肥臀重重地跌落在我腿上,龟头完全正对着插入她的花蕊中心,一股股浓热的阴精顿时从穴心里急泄而出。

  我的大龟头被柳恬又浓又烫的阴精一阵阵的冲刷,剧麻后产生强烈快感。

  「喔……恬儿姐姐……小妖精……我也来了」我双手使劲扳着柳恬的肥臀,把她的臀缝尽可能分开,看着她大阴唇两侧乌黑的穴毛,剧烈的感官刺激使自己浑身一抖,一股股的阳精射进狐小恬的屄心里。在我精液的冲击下,柳恬也浑身一抖,又是一大股阴精喷洒在我的马眼中央,烫得我浑身毛孔大开。

  渡轮终于登岸了,我们把车停在朱家尖的停车场,坐快艇驶往对面的普陀山,在快艇上我还在回忆整理今天两位美女的丢精次数,刚好和我一样都是两次,我一次射在苏柔嘴里,一次射在柳恬屄里,柳恬一次浇在苏柔脸上,一次喷在我龟头上,而苏柔则一次丢在我嘴里,一次淋在我马眼上。脑海里回放着一幕幕淫靡的镜头,乱烘烘的也无暇欣赏海上的美景和不断往后高速倒退的浪花,肉棒没出息地又硬了起来,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目的地海天佛国到了。

  岛上的小镇倚山造屋,青石板的巷子是倾斜的,老街蜿蜒数百米,两旁的廊下是紧挨着的民居,大多已经改扮成店铺,做画的,绣花的,纺纱的,捏面人的,茶馆,酒肆,更多的是木板搭建的小吃店和海鲜餐馆。随处可见悠闲吸着旱烟的老大爷,泡杯茶临街小酌优哉游哉的中年男子,坐在板凳上兜售各种海鲜虾蟹的年轻女孩子,头戴斗笠皮肤晒成古铜色的渔民,步履矫健手提念珠的僧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再多衣着时尚的游客也抹不去这里淳朴的原生态风情。

  杂货店里的小商品同样琳琅满目,苏柔在一个卖瓷雕,玉佩,观音像等的工艺品铺子前伫足,挑选了一个精致的罗绮香囊。我们在小镇上转了一圈,发现岛上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香客,因为大多数香客都会选择在岛上过一夜,所以虽然临近傍晚,山上依然是人流如织。我们登上了白华顶的灵鹫峰南麓,穿过了荷叶田田的海印池和多宝塔,从东山门进入了岛上香火最旺的寺庙普济寺。

  我知道苏柔一直都是个虔诚的佛教信徒,她当初的笔名曼珠沙华就是缘自梵语中的彼岸花。我们来到香雾袅袅供奉观音的大圆通殿,苏柔买了三支最上等的香,两只手指将香夹住,其余三指合拢,双手将香平举至眉齐,从头至脚一袭白衣,走到有8米多高的镀金铸观音像前,保持三步的距离,合掌闭目默念祷告着。

  由于站的笔直,一身紧身白衣裙裹着她娇美丰满的身躯更将她完美的身材衬托得玲珑有致。

  柳恬虽然百无禁忌,但是到了佛像前也例行公事,她把长发盘好,跪下必恭必敬地磕头祷告。站着的时候她细腰下的美臀已经被勒得破裤欲出了,弯腰叩首的时候靛蓝牛仔裤紧裹住的浑圆肥臀显得更加高耸挺翘,涨大到极限,连屁股沟都能看出深深向下凹陷,因为紧紧绷住的关系,随着她纤腰逐渐倾斜螓首逐渐着地,牛仔裤的腰身急速往下滑落,如果不是白色带蕾丝花边的内裤遮挡着,柳恬幽深的臀沟此时一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一个身姿娇小的女孩能拥有这样的美臀简直是人间极品啊!

  很多香客都选择留宿寺内,可以听晨钟暮鼓,看僧人们做早课,晚上在院子里闻着香火散步,是一个难得的静心之地。苏柔因为信佛,提议住在寺内,柳恬因为住惯了五星宾馆,也想换个新鲜的环境,于是就同意了。

  卧房的设置其实很简陋,不过还算干净整洁,庙里没有套间和大床房,柳恬自己订了个单人间,帮我和苏柔订了个双人间。在这样的卧房里我们怎幺也提不起3P的兴趣,何况白天也做的很累,我和苏柔就在寺内草草吃了顿素斋,柳恬却一个人跑去镇上吃海鲜。

  吃素斋的时候,我对苏柔说,「你今天在观音娘娘面前观想点什幺呢?」苏柔手托着腮,「天机不可泄露。」「是不是和我有关呢?」我厚着脸皮问她,「你也太自做多情了吧,」苏柔眼波流转,随即岔开话题:「柳恬中午吃了那幺多鱼,怎幺还那幺能吃?」我叹了口气,「东海的鱼已经快被她吃光了吧,」苏柔秀眉微蹙,「那下次只能吃南海的了?」她顿了顿,「南海的鱼要哭了。」我安慰她,「没事的,南海的鱼正在往中南海转移…」回到房间,我搂着苏柔看了会电视,洗漱完毕后听着远处一阵又一阵拍岸的浪涛声,便和苏柔回各自床上睡了。

  11月21日星期日晴到多云

  凌晨3点多,我被苏柔摇醒,「章楚,我们起来去看日出吧」,我睁着惺忪的双眼迷迷糊糊地答应着,梦游似的僵直身子坐起。凌晨外面还是有点冷,苏柔换了一条紧身的白色长裤,上身除了白色亚麻吊带外还披了件纯白的小外套。屋外繁星满天,皎洁的月光洒在寺内,大部分殿堂的门都闩上了,只有两侧回廊的罗汉堂和山门外的钟鼓楼是敞开式的。

  我们走在回廊里,各种罗汉的奇怪面容在夜阑人静之时显得有点狰狞,不知道苏柔是因为害怕还是寒冷偎紧了我,不过她还是在一尊笑呵呵的罗汉面前停了下来,掏出纸巾包抽出一张纸铺在罗汉前的垫子上,缓缓跪了下去,双手合十身子前倾着,被白色紧身裤绷紧着的翘臀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高耸,简直比白天柳恬的屁股还要迷人。

  我四顾无人哪里忍耐得住,从她暴露出来深深凹陷的臀沟后方直接用手掌插入半透明内裤里面,一只手指挤压着苏柔褶皱的屁眼,这一下突然袭击把苏柔惊得花容失色,回过头示意阻止我这样做,佛门静地怎能有如此猥亵的举动?我嘴里答应着,另一只手却悄悄伸到她前面解开白色长裤的扣子,前后齐施,直接把她的长裤连着半透明的内裤褪到大腿下方,月光下两瓣白晃晃的大屁股一下子暴露在我眼前,因为苏柔的跪姿显得格外硕大紧绷,简直是太刺激了。

  我知道这时候苏柔下面的屄里没有任何淫水,干脆不等她反应过来掏出大肉棒蘸了几口口水涂在她菊花周围直接捅进她紧窄的屁眼,苏柔跪在甸子上扭着光洁的大屁股,想让鸡巴脱出她的肠道,但是被我抓紧了肥臀,她的扭动让直肠里的嫩肉反复箍弄着肉棒,反而给了我巨大的快感。

  过了一会,苏柔停止了反抗,小穴里开始分泌出粘稠的淫液,淌到了我的阴囊上,我捧着苏柔滚圆的屁股继续大力的在她肛门里抽送着,笑呵呵的罗汉的眼睛恰好注视着苏柔的屁眼。我伏在苏柔背上,咬着她柔软的耳垂,对她轻轻道,「你看这罗汉比我还色,斜着眼偷窥我肏美女的屁眼呢」,苏柔羞得嘤咛了一声,把头埋在甸子里,但是她的大屁股竟开始主动耸动起来,迎合着我的抽插。

  我一面肏着苏柔的屁股,但是不忘关注四周的动静,突然看到回廊远端出现一个红灯笼的影子向这里走来,可能是打更查夜的僧人,幸好我这里是暗处,顾不得肏弄了先将巨棒从苏柔的屁眼里抽出来,帮她提好裤子,拉起她就往前跑,靠,这大庙里也有联防队员啊!转过两个拐角才停下来喘息,苏柔也知道是有人来了,但是现在她的性欲已经完全被我挑逗起来,反而带着红晕对我说:「我们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做吧。」我想起东山门外的钟楼,因为离日出还早,那里肯定没有人,就带着苏柔上了钟楼,那口大铜钟据说有3500多公斤,苏柔的芊芊玉手扶着大铜钟,手臂仿佛两段白藕,她竟主动解开前面的扣子把紧身长裤和内裤褪到小腿这里,弯下腰高耸着洁白的大屁股,「快干我,章楚,柔柔的两个洞都好想要啊」。我走近一摸苏柔的屄缝,已经是又粘又湿了,粘的部分肯定是前面在罗汉面前分泌出来又风干了的,湿的则是刚刚分泌的,这时候我却摆起了架子,只是将坚硬的肉棒摸出来让苏柔攥在手里,由她自己抽签决定放入哪个洞里。

  苏柔知道我使坏,一边用手套撸着我的肉棒,另一只手无奈地放开铜钟,伸到后面扒开自己肥厚的大阴唇,将我的阳具送入,因为失去了支撑,她的身子有点踉跄,我赶忙扶住她的纤腰,让她重新把着铜钟,我双手从她后面抓住她的两瓣臀肉,用力往上一抬,又往下一放,上下地推弄起来,苏柔肥嫩的雪臀也配合地款款迎送着。

  我抽送着问她,「柔柔,你那次用我的信封自慰时想象我们是用什幺姿势呢?」苏柔被我肏得一只手都支撑不住,改用双手扶住铜钟,肥臀蓦地向后一橛,正好我肉棒向前送,一下子顶到她的子宫深处,苏柔一声娇呼,「人家就是想着……你用后进式……柔柔喜欢撅着屁股……让你这个小学弟……从后面肏到爽……啊」我加大力度操着苏柔,一下又一下撞着她丰满的屁股,带动她的纤腰和手臂,被她紧紧把住的铜钟都微微晃动起来,「肏死你柔柔,让你那时候装清高,还叫我不要有非分之想,清高的曼珠沙华现在还不是被我肏,看我今天不干到你脱精,现在把你肏爽了吧?你那个看不上眼的小学弟搞的你爽不爽?」苏柔娇喘着:

  「肏我……肏死我吧……啊……爽……爽上天了……嗯……啊……那时候故意不理你……现在让你加倍肏还我……一会还要让你操我的屁眼……啊……我就是那幺践……操死沙华的……小践屄……啊……」听着苏柔的淫声浪语,我一阵急操后,忽然又有点失落,用龟头抵磨着她的花心不再抽动,「柔柔可惜你那时候只有这一次想我啊」,苏柔见我不再肏她,有点着急了,大屁股后耸地更加狂野了,「哪止啊……我后来好几次回信……虽然都是一副……高傲的样子……但是写信的时候……都有幻想着你自慰啊……啊……」我几乎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暗怪自己没出息,万一被苏柔听见自己那幺洪亮的心跳脸都丢尽了。我看着她月光下两瓣洁白光滑的臀肉之间,肉棒正一进一出着,阴囊上沾满了她半透明粘稠的淫液,又用力狠操了几下,「真的吗?」,「是真的啊……你的信……写的那幺……动情……人家怎幺……会不心动呢……啊……有一封……寄给你的信……喷过一点香水的……其实是……我自慰的时候……不小心……啊……把阴精……射在上面了……才用香水……掩饰味道的……啊……使劲操我……操死曼珠沙华吧……」我这时候才恍然大悟,为什幺苏柔写给我的信里当时有封信带着馥郁的香水芬芳,恰好因为这个香水味,才诱惑我把精液射在上面,原来在高中时代,我的阳精就已经和苏柔的阴精交融过了啊!此刻她自己后送得更厉害了,唔唔地娇哼着。我嗓子里在冒烟,伸手抓住她的两瓣晶莹的臀肉,腰部用力更猛地挺送起来,小腹重重撞击肥臀的啪啪声,交合处传来的噗嗤噗嗤声,苏柔的娇啼声交织成了五彩华章。

  「好柔柔,好曼曼,你那时候真的对我那幺好幺……」又一下大龟头撞进花蕊中央,「啊……小坏蛋……要不后来……人家干吗……约你见面呢……你又不肯见我……那时候……真的好伤心……其实我……那时候已经……不在乎……你的外表……我只想……见到一个……真实的你啊……」苏柔一面娇哼着,想起往事,美丽深邃的眼眶里竟似有泪珠在滚动。

  我更疼爱她了,「好曼曼,是我辜负了你,现在我要安慰你,报答你,把你的小淫屄操烂,」「好啊……快操我……操烂苏柔的小浪屄……曼珠沙华的小浪屄……人家那时候……把身子里的精华都……寄给了你……小傻瓜……恩……要丢出来了……啊……」话音未落,苏柔的屄肉一阵阵地收缩,旋即感觉一股股又滑又烫的阴精直冲向自己的龟头,我虽憋了很久,只想以剧烈地抽动达到快感,但是现在的我太疼爱身下的苏柔学姐了,哪舍得那幺快结束。

  于是两手揽住她的肥臀,下身向上更猛烈地挺动起来,苏柔立即感到我的龟头每一下都顶撞到自己的花蕊嫩肉里,把自己顶得浑身酥软,又是三百多下后,「哦……太好了……呀……沙华姐姐的子宫……要给你顶破了……啊……小曼的……小屄要被你戳烂了……啊……柔柔又要射了」。她一声声淫语浪言娇呼着再次把一大股阴精一股脑儿地全喷洒在龟头上。我耐心地等待苏柔喷射完毕,强忍着巨大的射意拔出巨棒,帮她整理好衣裤,苏柔低着头问我为什幺不射,我说那幺心疼你怎幺能那幺快让肉棒疲软呢。

      字数:12473

       【未完待续】